在四季流转中不断向前

首页

2018-11-15

  秋天描写了人生的两个极端,一面硕果累累,一面衰败萧条。

胜利者收获耕耘的果实,失意者收拾满地忧伤。 播种、耕耘、收获,仿佛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顺理成章。 有时候,有心栽花花不开,无心插柳柳成荫。

对于勤奋耕耘的失意者,更多了几分悲情英雄的嗟叹。   我会在这个季节更多的发呆,在长江堤岸旁边的岸转河边的柳树下,看着树叶旋转着飘落于河面。 这样的谢幕,仿佛一次美丽的舞蹈,轻落于水面的声音,仿佛是生命最后的一次吟唱:此生无憾!杨树的叶子落得粗犷。 在记忆中,二十几年前我曾供职的县政府后院里种满了杨树,深秋落叶时厚厚的一层,散发出植物腐败的气味儿。 晨练,我穿着当时比较时兴的旅游鞋在里面趟着走,树叶和尘土在早晨的阳光中,挥扬成一团雾气,在树与树的间隙当中,形成一道屏障,透出几分魅惑的气息。

而我最爱的,是银杏的叶子。

在扬琴老师家门前,有着很多细小的银杏,秋天的时候,树叶黄透未落时最美。 小小的扇子形状如同雕琢,美得刻意,我喜欢这种“做作”。 植物和人一样,你的状态与他人的评价是无法完全契合的,如同我赞美了银杏,却用了“做作”这词。 而我,却坚持着想用这个词来形容她的美丽。   长大成人,经历的秋天越多,越是不愿去踩干枯的落叶,不愿去登高望远,感叹天凉好个秋。 我宁愿掩盖了心中的宁静伤感而去为收获狂欢。 失意带来的阵痛若是必须经历,又何必以弱者的模样?在为成功的朋友庆功的同时,自黑一下,也未尝不是让自己变强的一次锻炼。

  我们想要留住时光,如同想要留住身边来来往往的过客一样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时光太瘦、指缝太宽,我们捧不起的咸涩海水已经渗透到心底,成为抒发伤感的眼泪。

我们用无数次的放声大哭,从婴儿长成青年,我们又用多少次悲情的隐忍,从青年又走向迟暮。

  迎来送往,对于季节、对于朋友、对于亲人,我们在四季流转当中不断地放下手中的、再接过他人给予的、上天给予的、命运给予的。 好的欣然接受、不好的默默承受。

将肯定褒奖作为鼓励,将批评与轻视当作动力。

因为无论如何,我们需要继续前行,就算我们想要退后,也无法完成,人生本就无法逆流成河。   含着眼泪奔跑,无论前面是朝霞还是夕阳。

我们在前进的路上,不需要计较那么多里短外长,无论成功还是失败,大哭一场都未尝不可。 重要的是我们的人生,要自己学会登台,自己学会收场。

(叶振环)。